in

CryCry LoveLove

新加坡不再自由,一些人集体离开新加坡

Singapore Changi International Airport new development - Jewel Changi Airport is a mixed-use development at Changi Airport in Singapore, scheduled to open in 2019. It will include gardens and attractions, a hotel, aviation facilities and 300 retail and dining facilities.

根据路透社报导,一名 Atar Sandler 在 2019 年抵达新加坡,在大流行之前来到这个世界排名前列的国家工作,更别说新加坡要飞往世界各地都是非常方便。

但经过两年的戴口罩、以及外出用餐堂食的严格限制外,这位以色列人力资源专家带着她的丈夫和孩子收拾行李前往纽约。

她也说到,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而且感觉这里不会有任何改变。

Sandler说:这里的生活非常非常轻松。(但是)不能见家人、朋友、不能旅行,这种生活值得吗?

长期以来,新加坡一直是公司和外籍专业人士的首选,🇸🇬 新加坡也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拥有高质量生活、稳定的政治、熟练的劳动力、方便的旅行和低税收。

但是,一个大流行让许多外籍人士重新思考了。

新加坡已经变成无法自由旅行探亲,而另一些人也因为大流行而选择辞职出去看世界。

人生苦短,不好好享受当下,等什么时候呢?不要到最后变成“钱在银行、人在天堂”。

对于Sandler来说,在大流行爆发期间生下小孩也意味着家人已经有一年没有见到孩子了,而这一现象也让人非常不安。

在大流行期间,新加坡继续吸引新的投资和外国人才,但外国人的减少导致人口自 1950 年以来的最大降幅,截至 2021 年 6 月,该国人口同比下降 4.1%。

广告
Reuters Graphics Reuters Graphics

这主要是由于低薪工人的数量减少,这些工人通常受雇于建筑和海事服务。

但即使是就业准证持有者或月收入至少 $4,500 的专业人士,也从 2019 年 12 月的 193,700 人降至 2021 年 6 月的 $166,900 人,下降了近 14%。

外籍人士的生活本质上是短暂的,许多人离开也是因为公司削减了成本和工作。

随着外国工人离开以及边境限制,这也意味着企业无法轻易从海外招娉替代人员。

Sandler说:尽管我们的工作很好,但压力也很大,要求也很高。我们不再想要这种生活方式了。

Facebook Comments
广告

Telok Ayer最受欢迎的寿司店之一 “Chojiro Osaka 迴轉寿司”

花了两年存下婚礼费用 $17,000, 全被工作骗局诈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