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ngryAngry CryCry HaHaHaHa LoveLove

工人的吃饭费用,是否该由公司来吸收?

广告

这一位31岁的(Ibrahim Khalil)打开午餐时,已经发出一种酸味。

咖喱鱼在高温下暴露了半天,现在又变酸了。

窗帘安装工人盘腿坐在地板上,将一堆冷米饭到在咖喱上。

他从没有抱怨常常感到的胃痛。他对在新加坡用餐的态度很简单:“我在这里吃饭,我吃饭是为了生活,生存。”

他的午餐是从一家餐饮公司购买的,该公司每天为他提供三顿饭,每月的为$110新元,始终是一样的。

咖喱肉汁塑料袋中的一片薄片鱼。再加上一包水。而主菜就是咖喱加蓬松米饭(几乎一整公斤),经过数小时的辛苦工作,他全部吃完了。

当疫情袭击新加坡时,这些工人首当其冲。疫情也通过拥挤的宿舍传播出去,持续了数月之久。

现在,在该国记录的近58,000例确诊中,农民工约占95%。这次经历使人们对他们的生活条件产生了关注,也使当局制定了改善宿舍的计划,以提供更多的空间以及更好的便利设施和医疗服务。

然而,当这些人返回劳动大军后,又被迫自己采购食物,许多人也回到他们咖喱汁加上米饭。

企业家(Jack Sim)表示:“他们的食品问题无人问津,似乎生活在无人区一样。”

广告

这些工人自己通常都会选择便宜的餐饮。

从食物中节省下来的每一块,都可以寄回家给妻子,女儿和父母。

$1,100新元的薪水,没有办法让他们在食物上面多花一点钱。

根据《海峡时报》报道,孟加拉国或印度工人的平均月薪在$480新元至$800新元之间。

每月的餐饮需$90新元至$150新元,这也占工人工资的近三分之一。

餐饮公司ISO Delight的业务发展经理Kassler Peh说,由于利润空间不断缩小,餐饮业者一直在努力为工人提供优质的饭菜。

他也说到:过去八,十年来,食品价格一直上涨,但工人支付的价格却保持不变。

广告

在大流行之前,专门从事孟加拉国和印度餐饮的ISO Delight提供了7,000顿日常膳食,每顿的价格为$1.35新元左右。

Facebook Comments
广告

TraceTogether应用程序升级!将使游客的联系跟踪更加顺畅

新加坡著名香港酒吧”三姨太”关闭,举行公开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