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ngryAngry CryCry HaHaHaHa WTFWTF LoveLove

新马边境持续关闭,许多新马夫妻已经走向离婚

在最新的媒体insider报导中持续提到新马边境关闭问题。

其中一位Glen Chee 心里非常清楚他只要能过桥就能见到八个月不见的妻子,但唯一的问题是:他不能。

在大流行之前,50 岁的 Chee 每周五都要穿过长堤回家看他的马来西亚妻子🤱 Candy Cheong,30 多岁的家庭主妇。

在柔佛度过一个周末后,将在星期天过桥返回新加坡。现在,常驻在新加坡的 Chee 发现自己偶尔会站在水边,眺望柔佛闪烁的灯光。短短一公里,看起来那么近却又很远。

Chee 现在和他的家人住在新加坡,大流行的边境管制使他无法像之前那样通勤到马来西亚。

她告诉 Insider,就在马来西亚实施运动控制令(MCO)之前,她决定留在柔佛州照顾生病的母亲,她也是唯一一位能照顾母亲的人,如果是这类情况,该怎么离开去新加坡与丈夫长期生活在一起?

新马边境关闭、能见面的夫妻有限 😭

即使马来西亚取消行动管制,妻子也无法自由来回。原因是他没有工作准证或者不是新加坡的永久居民。

这表示只有我能越提,但在服务业,这么长的隔离期间可能会让我提早失业。

必须在马来西亚隔离 14 天才能见到他的家人,然后在返回新加坡后额外隔离 14 天。

在大流行爆发之前,每天约有 450,000 人在新加坡和柔佛之间过境。

现在,随着大流行持续,新加坡限制了人们前往柔佛的能力。

有人说可以申请绿色通道RGL或PCA。但她告诉 Insider,这两项津贴的问题在于,他不会前往马来西亚出差,所以申请RGL。另外,他的妻子在新加坡没有工作,这也无法申请PCA 。

他说,如果放宽更多旅行限制,他和另一半有可能在第三国会面,但补充说“这不是一个长期解决方案”。

广告

建议有家庭通道

他也建议政府,最理想的做法是设置一条双向的家庭通道,让像他这样已打完两针的新加坡人但不能时常见到他们的亲人。尽管 Chee 公开恳求新加坡政府考虑这一点,但他说似乎没有看到进展迹象。

也有人走向离婚

其中一位的 31 岁的侍酒师 Jenzen Chow 来说,封锁是对他九年婚姻的致命打击。 Chow是马来西亚人,过去每天都过境到新加坡餐厅做工。

晚上可以回到柔佛与他现在的前妻和三个孩子在一起。

大流行迫使他从事一份薪酬较低的餐饮工作,并要求他在新加坡。他告诉 Insider,他和妻子的关系已经不稳定了好几年,经济压力加上距离太远,最终无法承受。

这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Chow的家人今年早些时候搬到了新加坡,但对他们来说已经太晚。在八月的时候妻子也将离婚文件交给了他。

根据了解,两人相识于 12 年前,他们在新加坡的一家餐馆打工,现在分居,离婚诉讼仍在继续,Chow现在只能在他的休息日去看孩子。

他也说到,每次他们说话时都会变为大喊大叫。他也补充说:她是我的初恋 👩‍❤️‍💋‍👨,第一个女朋友,也是第一任妻子,我仍然爱她。

广告

“但现在她不想和我有任何关系。”

Facebook Comments
广告

新山风味See See Lok [email protected]!每串只要$1新币

中国人以及大马人的天堂, 思家客开到Orchard Gate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