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新加坡的夜生活和卡拉OK正处于”黑暗”当中…

广告

不晓得以后这些行业还会不会存在?

2020年11月宣布重新开放卡拉OK和夜总会的试点计划时,对这位Mr Bryan Ong来说是一线希望。

自从3月大流行爆发以来,他的夜总会Ipanema World Music就已经关闭。

俱乐部母公司Strumm’s Holding的董事总经理Ong说:“当我们听到试点计画的消息时……我知道这是我必须尝试的第一步。我们希望给当局信心,新加坡的夜生活还是可行的。 ”

试点计划

该试验计划将允许多达25个夜生活场所在严格的安全管理措施下重新开放,例如:可以在舞池或唱歌,但也要戴着口罩。

Mr Ong投入了大约$10,000至$15,000元,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为试点计划准备了场地,该场地也预计1月开始动工。

他也花了大约$4,000元安装了闭路电视(CCTV)摄像机,以充分覆盖场所,并确保他有足够的存储空间来将素材至少保留28天,这是试点计划的要求之一。

还租用了一个仓库来存放场所内多余的家具,购买了卫生设备,并召回了一些工人,因为他预计实施安全的管理措施将需要额外的人力。

但是在试点计划开始工作的前一天,他收到消息,由于社区案件激增,不得不暂停。

广告

Mr Ong说:“我的心都沉没了。我根本没想到,特别是在采取所有严格措施后,戴上口罩,顾客也接受检测。而疫苗也在逐步推出,并且新加坡也慢慢开始重新开放。”

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已经决定在等待夜生活试点计划的同时专注其他两个餐饮业务。

克拉克码头

其中另一位在克拉克码头(Clarke Quay)的Cash Studio Family Karaoke执行合伙人(Caine Poon)表示,该公司花费了大约$12,000至$15,000元,为试点做好了准备。

但现在呢?难…..

广告

Poon说:“实际上非常可怕,因为没有明确的时间表。正是这种不确定会压倒所有人,并压倒夜生活。作为企业家,我们一直是乐观的。但问题是没人知道。”

Facebook Comments
广告

Written by FoodieSG

目前十二个货币兑换商已永久关闭!还会有更多吗?

新加坡牛车水挤爆人潮,许多商店都不遵守安全措施